本网站提供普刊和核心期刊职称论文业务;提供实用新型专利、发明专利业务;提供个人出书业务、主编、副主编、参编挂名,独著;提供国家级课题一条龙服务,课题上知网,欢迎各位客户加微信、qq 在线咨询。

联系方式:QQ:916148; 微信同号; 邮箱:916148@qq.com

当前位置: 主页 > 论文宝库 > 教育论文 >

教育论文:协作学习中集体智慧生成路径的探析

来源:未知 2021-02-20 10:34

摘要:

  协作学习是指学习者以小组形式参与、为达到共同的学习目标、在一定的激励机制下为获得最大化个人和小组习得成果而合作的一切相关行为[[1]]。定义中,提到“为最大化个人及小组的

 教育论文:协作学习中集体智慧生成路径的探析

  协作学习是指学习者以小组形式参与、为达到共同的学习目标、在一定的激励机制下为获得最大化个人和小组习得成果而合作的一切相关行为[[1]]。定义中,提到“为最大化个人及小组的成果”这是本研究关注的焦点,即集体智慧生成。在我国教育研究领域,甘永成博士认为集体智慧是集体中各成员的个体智慧经过发散、汇聚、凝聚和创造的过程而形成的结果,使集体对事物的理解达到更深层次的见识和洞察力[[2]]。

  一、不同维度剖析协作学习中的集体智慧

  从社会结构的角度,把教学对象划分为个体和集体两种,个体与集体通过协作学习进行知识创新,生成智慧,知识在集体互动中生成集体知识,集体认知责任有助于学习者形成良好的协作氛围[[3]],个体在与集体的互动中促生出集体智慧,集体智慧也反过来促进了个体智慧的发展。集体智慧的构成包括三个主要要素:集体智慧平台系统、个体智慧和个体间互动智慧[[4]]。总体来说集体智慧的生成要依赖以下三个方面:能支持集体智慧的系统平台,个体智慧的生长以及学习者之间的协作互动智慧。

  1.个体智慧发展:从知识、思维到智慧螺旋上升

  智慧的基础是智力、知识、信息,没有知识就没有智力和智慧。智慧超越了知识和思维,它能促进知识的重构和创新。在实践中,面对复杂问题情境时,智慧能根据情境的需要,对知识重新建构,并对知识管理和创新,使得知识历久历久弥新。

  从教学的角度,教学就是教会学生如何运用知识,并将知识转化为智慧,从知识与智慧的关联性来看,运用知识来解决实际问题的同时,也是进行知识创新和智慧生成过程。在Anthony Liew的DIKIW的模型中,如图1-1,反映了数据、信息、知识、智慧的层级关系,以及从数据到智慧的发展过程[[5]]。

  图1-1DIKIW关系图

  信息可理解为简单知识,是可互相交流传递的,而真正的知识是相当复杂的,和个体经验有关,需要学习者从个人经验出发进行意义建构,从数据、信息、知识、智慧是一个人经验投入、理解力深入的过程,是个体知识不断内化、智慧生成和提升的过程。

  2.集体智慧发展:个体与集体思维间互动

  协作学习活动强调个体与集体双向互动,思维只有在个体和集体双向互动中,学习和知识建构才可能发生,集体智慧就得以生成。

  集体智慧发展过程经历了集体思维,集体思维是组织、团队、社区乃至整个社会进行学习,解决问题的基础,通过相互分享,个体思维聚成集体思维,集体智慧对个体学习有很大的提升。个体思维是相对于集体思维而言的,多元智能理论认为人是一个多元智能体,就是针对同一学习内容、学习资源,不同的学习主体可能得到不同结果,人的智能有差异,这体现了个体思维的差异性和独立性。

  集体思维与个体思维间交互:个体思维与集体思维的区别在于信息的接受方式上,个体思维呈现一种单向性,而集体思维是互相的、多向的、有反馈的,是在交流的基础上进行的;在信息处理上,个体思维处理的信息从内容到方式上有较大的随机性、随意性,成果形式多呈现其个性特征。而集体思维中处理的信息来自集体,具有整体性的特征。集体思维中个体主体所进行的,是一种集体性的整体操作,在个体思维整合为集体思维的过程中,思维各部分相互作用,是一种思维创造,生成集体智慧过程[[6]]。

  3.集体智慧形成机制:可视化、结构化、共享性

  在集体智慧生成中,协同认知工具可以起到三方面的作用,即思维可视化、思考维度结构化、思维共享性。

  个体思维共享:当每个人的思维活动能够有效地进行共享,个体思维加工加工能够有效提升。个体思维的共享是集体思维形成的基础,思维抽象的存在于个体大脑中,如果不能外显化,不与交流互动,我们很难将思维转化为知识,更不用说智慧。

  思考维度结构化:当提供一定的思维结构给学习者的时候,个体和集体的思维将会得到促进。梅里尔指出教学应该向学习者提供用以构建理解新知识的所必需的某种框架,结合思维导图,通常以六顶思考帽的方式来将思维结构化,明晰化。

  思维呈现可视化:当赋予丰富的可视化思维图式给予学习者时候,个体和集体的思维将得以提升。可视化思维是指可以以视觉方式观察的将思维进行外化的过程,也就是借助可视化表征手段,来表现出思维的状态、思维的过程及细节,本质上是将思维以图解的方式表现出来,从而促进理解和记忆,有助于知识的深度理解,迁移,以及知识的外显和转化。

  在教学中应用思维导图的认知工具,可清晰的表示出知识之间的关系,这样学习者容易建立知识间的关联,明晰知识间的脉络,有助于学习者理解。

  二、集体智慧生成的基础:个人知识内化与外显

  教学是以个人知识为中介来引导学生生成智慧过程,也就是,个人知识是“转识成智”的基础[[7]],所以个人必须运用知识管理的方法和知识管理系统对个人知识进行管理,个人通过收集、整理、存储、应用与创新,不断增长个人的知识和智慧。知识的内化与外显,源于知识管理的SECI模式,即就是知识的社会化、外化、综合、内化 [[8]]。

  社会化:社会化是成员互相分享各自的经验,转而创造新的隐性知识,如共享心智模式、技能和诀窍的过程。在此阶段,协作组成员处于同一协作文化中,互相依赖,互相沟通分享经验,思维碰撞激发灵感。

  外化:知识外化过程是学习者在学习过程中,把个体的隐性知识转换为相对集体的显性知识,用语言、图表等可视化形式表达呈现出来。学习者针对同一问题,分享个人观点,让小组成员将个人的隐性知识外化出来,促使知识不断的转化。

  综合:学习者经过多次交流和互动,其知识是零碎的、散乱的。经过学习者的归纳、整理、综合,才能达到知识共享、知识转化的目的。在这个知识扩散过程能够产生新的、更加系统化的知识,是个体知识转化为集体知识的阶段。

  内化:内化过程实际上是个人向他人、集体学习的过程,经过社会化、内化、综合获得的集体知识,经个人的加工内化为隐性知识的过程,也是个人知识不断丰富增长的过程。

  在基于协同认知工具的协作学习中,学习共同体通过互相交流和共同探索将个人知识转化为公共知识,与此同时,个人知识也更加丰富了。

  三、集体智慧生成的路径:协作知识建构

  知识管理的SECI模式中,每个环节伴随有知识的建构,通过个体与集体间的认知交互实现彼此间知识的意义建构,同时借助知识汇聚工具,个体思维操作与集体思维操作实现协同互动,个体意义结构通过知识聚合的形式从而形成集体意义结构,并最终通过技术聚合形成稳定的集体记忆,这也是达成集体智慧的必经之路。图3-4是协作知识建构时,知识在个体以及集体间的流动图[[9]]。

  图3-1知识在个体以及集体间的流动图

  通过知识的流动图,知识建构的过程是个人思维经过发散、可视化结构化表达后、聚合成集体思维的过程。美国学者罗斯切利 (Rosehelle)认为集体智慧最重要的是收敛思维,加拿大学者哈拉西姆(Harasim,L.M.1990),在罗斯切利论点的基础上,更加具体的论述了集体智慧生成的过程,提出了在线协作学习环境下学习者观念变化模型。他认为从发散思维到收敛思维经历三个阶段:提出观点(Idea Generating)、联结观点(Idea Linking)和智能收敛(Intellectual Convergence)[10]。利用协作认知工具作为一个教学支架,支持思维的发展,进而促进知识建构

  1.观点提出:个体智慧的激发

  在观点提出阶段,即确定协作学习的主题,协作者针对某一主题在共享的认知工具中发表自己的观点。此时,发散性思维显得尤为重要。

  发散性思维是通过对思维对象的关系、属性、结构等重组来获得新观念和新知识,或找出新的可能关系、属性、结构的创新性思维方式,该思维方式主要特征是辐射、扩散、求异,为了解决某一问题,从该问题出发,想的办法、途径越多越好,总是追求更多更好的办法[[11]]。

  2.观点联结:思维的协同互动

  观点联结是从观点发散到收敛的过程,在此过程中达到思维碰撞、观点发展。主要以协作者间的沟通交流、对话的方式进行,交流互动也是协作学习和知识建构的主要方式。

  交流对话是观点陈述和接收过程,由于学习者之间在思维模式、知识水平、生活经验等方面存在差异,导致对同一问题、观点可能有不完全相同的看法,这就存在对话的动机。在对话中,个人的观点会受到他人的质疑、赞同或支持,这样就会产生认知冲突,从而对观点修正、反对或接受等。

  3.观点收敛:生成集体智慧

  在智能收敛阶段,各种观点的相似性和关联性已经辨别出来,小组基于共享理解积极的进行知识建构,此时,收敛性思维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收敛性思维,也叫聚合思维,指在问题解决时,利用已有的知识和经验,把众多信息和可能的解决策略形成条理化的逻辑序列,最终得出一个合乎逻辑规范的解决策略或相关问题的结论,其追求的目标是迅速进行筛选,运用科学的方法将问题简化,作出正确的判断,选取合理的方案,使问题得到正确高效的解决[[12]],观点不断趋向收敛,问题解决能力会不断提高,集体智慧就得到不断的提升。

  在协作学习的实践教学中,协作学习中集体智慧生成的过程也是知识建构的过程,本研究利用协作认知工具促进知识建构从而获得最大化个人和小组习得成果,使得学习成果能够凝聚每个成员的智慧,在学生的头脑中建立系统性、完备性的知识,提高学习者的协作学习能力,为教学实践中协作学习的组织和实施提供借鉴。

核心期刊推荐